金冠游戏,626969com澳门彩

核心期刊学术咨询服务
您当前的位置:金冠游戏,626969com澳门彩 > 学术论文 > 政治法律论文 > 马克思劳动力产权体系及权益实现研究

马克思劳动力产权体系及权益实现研究

来源:金冠游戏 位置:政治法律论文时间:2020-12-26 11:2412

摘要:摘 要:依据马克思劳动力范畴和产权理论,完整的马克思劳动力产权体系应该包括简单劳动力产权、等级劳动力差异化产权和总体工人集体力产权。劳动力价值(生活资料)是劳动力产权权益实现的载体,剩余分配权是集体力产权的实现形式。劳动力产权权益的实现是分层

  摘 要:依据马克思劳动力范畴和产权理论,完整的马克思劳动力产权体系应该包括简单劳动力产权、等级劳动力差异化产权和总体工人集体力产权。劳动力价值(生活资料)是劳动力产权权益实现的载体,剩余分配权是集体力产权的实现形式。劳动力产权权益的实现是分层的,国家通过法律对简单劳动力产权权益进行界定,工会或职代会通过谈判机制实现集体力产权权益,劳资双方通过市场实现劳动力差异化产权权益,才能充分保障劳动力产权权益,在“两个毫不动摇”的所有制宪法下扭转我国劳资收入分配失衡。

  关键词:简单劳动力;等级劳动力;集体力;劳动力产权;权益实现

马克思论文

  一、引 言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发达国家劳动收入比重逐渐下降而资本收入份额增加,卡尔多事实和库兹涅茨的倒U型假说受到质疑,国外学者开始了对劳资收入分配失衡原因的调查研究。我国改革开放40年以来,尽管经济增长取得了巨大成就;但1997年以来,我国劳动收入份额下降也成为不争的事实。尽管近年来收入差距有缩小迹象,但仍未扭转我国劳资收入分配“资强劳弱”的失衡现状。1这就告诉我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存在着一般资本逻辑下劳资收入分配失衡现象。增长不一定都能使贫者受益,或者说使劳动收入份额占比增大从而惠及广大劳动者,只有可持续性增长或益贫式增长,才能实现社会公平。

  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国内学者开始探讨影响我国劳资收入分配失衡的诸多微观和宏观因素及内外在原因,并提出相应的治理措施,众说纷纭。但大多研究“还没有涉及更根本的所有制问题”[1],即任何分配都是生产条件本身分配的结果。然而,在“两个毫不动摇”的所有制宪法下,限制甚或消灭私有制显然不是我国改进劳资收入分配失衡的政策选项。同样,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单纯依靠政府再分配的事后调节容易导致劳资关系不和谐。设想一下,如果我们将劳资收入分配失衡“前置缓解”,即我们在劳动力流通领域和资本生产领域,通过明确劳动力产权及其权益,实现劳动力“确权增利”,从而在实践上我们就能很好地找到治理劳资收入分配失衡的抓手,扭转劳资收入分配失衡,这即为本文主旨。

  二、劳动力产权界定纷争

  产权一词源于法律,人们更多地是把产权理解为一种法权,“是一种反映着经济关系的意志关系。这种法的关系或意志关系的内容是由这种经济关系本身决定的。”[2]103可见,产权实质上是一种经济利益关系,这种利益关系是围绕物展开的。菲吕博腾和配杰维齐认为,“产权不是指人与物之间的关系,而是指由物的存在及关于它们的使用所引起的人们之间相互认可的行为关系。产权安排确定了每个人相应于物时的行为規范,每个人都必须遵守他与其他人之间的相互关系,或承担不遵守这种关系的成本。”[3]204刘诗白认为,产权可以简称为财产权,就是主体拥有的对物和对象的最高的、排他的占有权。[4]133也就是说,产权是以财产为对象的,财产是其客体或载体。因此,吴宣恭认为,是否以财产作为客体,是产权区别其他权利的所在。[5]5于是,我们对产权做一个宽泛的界定,即产权是围绕财产或物而展开的人与人之间的各项经济权利关系。

  那什么是劳动力产权呢?劳动力产权是相对于物质财产产权而提出的。对于物质财产产权的研究由来已久且已达到较深层次和较高水平,但国内对劳动力产权的研究至今不到30年。人们大多是从新制度经济学或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视角研究劳动力产权,目的是通过确权和保障权利交易以实现企业效率最大化或劳资收入公平。作为有产权理论的第一人1,马克思并没有明确提及“劳动力产权”范畴,但诸如劳动力所有权、使用权和收益权等思想在《资本论》等著作中不乏存在。撇开西方产权经济学思想,单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分析范式来看,国内学者对劳动力产权的理解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劳动力产权与人权是统一的[6];劳动力产权包括天然权利和经济权利,还包括劳动者的基本生存权和发展权、维持劳动力再生产的权利、劳动力自主支配权以及一部分剩余索取权[7];劳动力产权是由劳动力及其所有权引发的一组权利以及相应的行为规则,这些权利包括天然权利和劳动力交易过程中所引发的劳动力狭义所有权或归属权以及由此决定的占有权、支配权、使用权、收益权、转让权等[8];劳动力产权是国家在保护劳动者基本权利的基础上,劳动者和物质资本所有者通过博弈在企业契约中取得的权利[9]43-44;等等。在此基础上,一些学者认为劳动力产权可以看作是人力资本产权或劳动产权。由此带来了以下需要讨论的问题。

  1.劳动力产权是否等同于单个的简单的平均的劳动力产权?大部分学者研究了单个的简单的抽象的劳动力产权,但忽视了总体工人因协作而来的集体力产权;研究了平均的劳动力产权,但忽视了等级劳动力产权,即劳动力差异化产权。

  2.劳动力产权是否等同于人权?产权是围绕物展开的,所以劳动力产权应该围绕“物”展开。马克思将劳动力价值转形为生活资料的价值,Radin将财产分为人格化财产和可替代财产[10],因而劳动力产权应该围绕劳动力价值的转化形式——生活资料展开,而不能仅仅强调劳动力的人权或天然权利。

  3.劳动力产权是否等同于劳动力权益的实现?有学者否定“通过加强劳动者立法保护提高劳动者在生产过程中地位”的提法,认为权利先于产权。但劳动力产权不同于物质财产权,是一种特殊的产权,这种产权和劳动力载体——活的人体是分不开的;劳动力产权权益的实现固然是通过交易来完成的,其实现程度也固然取决于权利另一方——使用权者,但劳动力是一种特殊的产权,因而对于劳动力产权而言,确权应先于权益的实现。劳动力“和其他任何商品的价值一样,它的价值在它进入流通以前就已经确定”。[2]202

  4.劳动力产权是否等同于人力资本产权?劳动力是非同质的,等级劳动力要求差异化的劳动力产权。一般而言,劳动力只存在简单与复杂、低级与高级的差异;而当劳动力分化时,比如中间商和工头的出现,他们的劳动力产权实际上表现为资本产权。当然,马克思也提到当科学和知识成为独立的力时,比如,智力成为支配的权利,这可能是人力资本产权,但占有这种权利的主体,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劳动者了。

  5.劳动力产权权益的实现是否包含剩余分配权的取得?这里有两个问题需要探讨:(1)剩余分配权或索取权是西方经济学要素价值理论的产物,这一概念不加以改造就可以借用吗?(2)劳动力凭借所有权分享利润或剩余,在资本主义社会,是否违背了马克思资本占有权规律?在社会主义社会,如果只能通过“消灭私有制”来实现,就必然违背“两个毫不动摇”的所有制宪法,那么劳动力参与剩余分配的权利依据是什么呢?

  基于以上讨论,我们认为,研究马克思劳动力产权及其内涵,首先,必须全面把握马克思劳动力内涵和分析思路,否则劳动力产权是残缺的。马克思对劳动力的分析运用了科学抽象分析方法,从单个的抽象的“简单劳动力”到具体的差异化的“等级劳动力”再到“总体工人”和“管理劳动”共同创造的“集体力”,由此可见,劳动力产权应该涵括简单劳动力产权、等级劳动力产权和集体力产权;其次,还要把握马克思产权理论实质,产权首先是一种经济权利,是围绕物展开的,探讨劳动力产权权益应围绕劳动力价值的载体或转形形式——生活资料及其价值展开;最后,还要把握劳动力产权权益是通过市场交易显示的,其实现程度既取决于权利的另一方——使用权主体的使用状态,也取决于劳动力权能的自身差异——劳动力差异化产权。据此,我们尝试探讨劳动力产权权益实现途径或形式。

  三、马克思劳动力产权体系

  中国市场化改革进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定型过程、全民所有制公司化改革历程,实际上就是我们寻求或培育、固定劳动力产权体系的过程。而构建劳动力产权体系必须和马克思劳动力范畴及其分析思路相一致,这一体系的内容要求和实现程度因时代不同而不同。

  (一)简单劳动力及劳动力所有权

  马克思指出,“体现在商品世界全部价值中的社会全部劳动力,在这里是当作一个同一的人类劳动,虽然它是由无数单个劳动力构成的。”[2]52“为了简便起见,我们以后把各种劳动力直接当作简单劳动力,这样就省去了简化的麻烦”[2]58。由此我们可以判断,马克思对劳动力范畴的研究,是从简单的单个的抽象的劳动力开始的。而这种简单的抽象的典型劳动力的价值,“同任何其他商品的价值一样,也是由生产从而再生产这种独特物品所必要的劳动时间决定的”[2]188,“就是维持劳动力占有者(所有者——引者注)所必要的生活资料的价值。”[2]189包括维持自己生存和养活子女的生活资料价值以及接受教育或训练需要的一定量的价值。由此,可以基本判断:

  1.简单劳动力产权可看做是劳动者及其家属的生存权。劳动力只是作为活的个人的能力才能存在,劳动力产权的确定只有依附于活的人体中,所以首先必须赋予其维持劳动力基本生存的权利。劳动者基本生存权从内容上包括了生命、安全、尊严等内涵,从客体上则是国家与劳动者的权利义务关系,保障劳动者基本生存权需要国家这个强有力的手段来支持。[11]劳动者生存权保障可以从基本生活物质保障和福利权保障两个层次加以说明。1

  基本生活物質保障,是“劳动力的承担者即人每天得不到就不能更新他的生命过程的那个商品量的价值”[2]201,即劳动力价值的最低限度或最小限度所要求的“必要的或必不可少的生活资料”的价值。所谓必要或必不可少的生活资料,指的是劳动者个人在正常生活状况下维持自己生活资料的总和。马克思认为,正常生活状况,由于一个国家的气候和其他自然特点不同、文化水平和工人生活习惯的不同而变化,因而基本生活保障是历史的道德的,存在区域差异的。

  福利保障,即通过建立全面社会保障体系来实现劳动者基本生存权保障。马克思认为,随着资本积累或资本深化,“工人阶级中贫苦阶层和产业后备军越大,官方认为需要救济的贫民也就越多。”[2]742他还设想,在劳动强度和劳动生产力提高同时工作日缩短的条件下,未来社会“必要劳动将会扩大自己的范围”,“一方面,是因为工人的生活条件将会更加丰富,他们的生活要求将会增大。另一方面,是因为现在的剩余劳动的一部分将会列入必要劳动,即形成社会准备基金和社会积累基金所必要的劳动。”[2]605这都说明了无论在资本主义社会还是后资本主义社会,福利保障权都是劳动者基本生存权。

  另外,“劳动力所有者是会死的”,或者由于过度消费而退出市场,这就需要有几乎同样数量的新劳动力不断补充。因此,“生产劳动力所必需的生活资料的总和,包括工人的补充即工人子女的生活资料”。[2]199-200即“劳动力的价值不只是决定于维持成年工人个人所必需的劳动时间,而且决定于维持工人家庭所必需的劳动时间”[2]154,劳动力商品种族才能得以延续。这部分所必需的生活资料保障也是劳动力生存权的一部分。

  推荐阅读:《马克思主义与现实》是中共中央编译局主办的密切联系实际研究、宣传马克思主义的综合性理论刊物。

政治法律论文发表流程

政治法律论文发表流程-金冠游戏
论文发表咨询

相关论文阅读

期刊论文问答区

政治法律优质期刊

最新期刊更新

精品推荐